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1371|回复: 0

郴县女娲祠纪事

[复制链接]

75

主题

75

帖子

40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02
QQ
发表于 2019-11-23 17:47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三易先生 于 2019-11-23 17:52 编辑

郴县女娲祠纪事
陈生  吴焕才  巴山月



   (一)凝眸两个不同的朝代,那两段甚为凝练的文字,已足以令郴县女娲祠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。
一段文字发端于清乾隆四十五年八月的一块碑文。这一年是1780年,四乡邻里百姓捐资重建女娲祠,特地竖立重建碑文,那上面赫然写道:……本境原有庙宇一间,内供女娲、伏羲圣像,然代远年湮,俱已倒覆数年……仍依原地尽系新造……
细究这一段文字,其所称“庙宇”实乃郴县“女娲祠”,然而却未记载下“女娲祠”始建年代。
另一段文字发端于南宋中期的嘉定、宝庆年间——公元1221年至1227年。一个叫王象之的当朝进士,在其编纂的《舆地纪胜》这一全国性的地理总志中写道:伏羲庙在郴县。仅此寥寥六字,可谓字字千金,亦足以佐证:早在778年前的南宋,位于湘南山区一隅的郴县女娲祠早已不胫而走,声名远播,成为一方胜境。
遥想当年,王象之一袭长衫,伏案作书,实乃一饱学之士,当自幼稔熟伏羲与女娲,同为华夏民族上古时期的人文始祖,且因自古代代相袭之传说——伏羲与女娲由兄妹结为夫妻,双双结网捕鱼,耕田种植,观察天象,演绎教理,文字刻画……而深受熏陶,因此将“女娲祠” 纂成“伏羲庙”绝非笔端之误,实属备加推崇之笔。然而,王象之所述亦未阐明郴县“女娲祠”始成年代。
   (二)揣着这一沉沉之谜,让我们走进历朝历代之沧桑岁月。我们历历目睹到,公元前221年,自秦朝设置郴县,一直到公元1995年撤县设区——包括如今的郴州市苏仙区、北湖区,其县城先后成为这湘南一带郡、州、军、路、府、区治,迄今已有2200多年。其实,早在5000多年前,已有先民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,孕育了灿烂的古代文明,其中
就包括了伏羲与女娲文化的方兴未艾。因此,凝眸这一古之文明,便可寻究到女娲祠何以在郴县的缘由。
据《衡湘稽古录》所载,在古桂阳郡的苍山一带,山上的石狮、石虎、石庙,皆是女娲补天所遗,用以扶济苍生,从那时起,便流行开了女娲祭祀风俗。其实,这古桂阳郡与郴县同属一片区域——即偌大的湘南山区。
顺着历史这部大书,它让我们目睹到,郴县女娲祠崛起在湘粤古道旁,古地名叫升桥铺。而湘奥古道最初的开凿,始于公元前214年。这一年史称秦赢政三十三年,随着秦始皇统一中国的推进,发兵50万远征南越,其中一支15万人马的大军从郴县境内辗转南行,从此在五岭南北开凿出了史上堪称最古老的湘粤古道。它北起始于郴江河畔的裕后街,南至广东的坪石,呈现出了十里长亭、五里短亭这一古驿道格局。譬如裕后街至丁家坳相距5里为短亭,至升桥铺为10里即长亭,接下来是走马岭、万岁桥、良田……皆为长亭与短亭。
随着时光的流逝,自秦至东汉建武年间,短短两百余年间,这些长亭与短亭迅速发展而成繁华的街市,其中最具特色的便是升桥铺,因街边摊贩多经营凉粉,史称“凉粉街”。就在古街的东侧,仅仅四五十米,崛起了一座女娲祠,一时声名遐迩。她的崛起,铸就了湘粤古道上最引人瞩目的胜境,亦成就了王象之笔下的历史定论:伏羲庙在郴县。
自此,我们当为郴县这片土地上的古代文明而折服,实乃因为她成就了湘粤古道上这一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。
   (三)纵观郴县女娲祠的悠悠千年,已令世人遐思无垠。
一条湘粤古道,终年累月,每天从早到晚,仅那走过的骡马已在青石板上遗留下深深的“蹄印”,分明印证着古之驿道曾经的繁华。而随着人流、物流的南来北往,那位于古道一侧的女娲祠, 亦分明成了芸芸众生心灵中不可或缺的精神家园。自古,因为其庙宇之所在,这儿又有了一个古地名——“庙堂”。古曰:居庙堂之高,处江湖之远。仅这“庙堂”之名,便可知其在百姓心目中之倚重——因为“庙堂”自古实乃皇家朝庭之所,亦可让人感悟到,这郴县女娲祠在百姓心内可谓神圣之地,因而每日蜂拥而至,虔诚进香,朝拜许愿,曾经香火红盛了多少年。而她在历经历朝历代的沧桑岁月中,始终慰藉着虔诚信众的心灵,任世人求得平安与吉祥,乃至一朝圆了平生梦想。
迄今,有一个传说广为流传,说的是清朝年间,湘籍名将彭玉麟曾在此圆了平生一夙愿。那一年,已升任京官的彭玉麟巡访广东,途经升桥铺,欣闻此地有女娲祠,顿感大喜,特弃轿而至,进香朝拜,虔诚许愿:求女娲娘娘显灵,保佑在下夫人身怀有孕。若如此,在下将重修古道回报娘娘!
之后,彭玉麟果真如愿,其夫人怀孕后生下一子。于是,便有了彭玉麟重修湘粤古道之掌故。
于是,又流传开了一个传说。这一年,当两乘大轿在古道上相遇,互不相让,比起了谁的官大。这坐轿的一方是来自天子脚下的京官彭玉麟,另一方为时任宜章县令。两人下轿,互亮官儿级别,那县令顿时服输,作揖叩拜。彭玉麟当即责令其重修大道,且从此不得欺压百姓……
   (四)站在历史的高度俯瞰,令人惊异的看到,郴县女娲祠与湘粤古道相依相傍已悠悠千年。只是到了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,随着粤汉铁路乃至公路的相继开通,昔日盛极了多少年的“骡马古道”便渐渐荒芜了,有的路段被茅草荆棘淹没了。然而这女娲祠依然保持昔日的模样——那大门上方镌刻着的“女娲祠”之名仍令世人肃然起敬,那樟木雕刻的女娲、伏羲、土地公公、左臣右相诸雕像仍如真人般大小,仍接受着众多信男善女的虔诚朝拜……
而与女娲祠毗邻相连的四间房屋,仍居住着人家。
只是到了上世纪的人民公社化时期,这儿又有了一个名字——郴县槐树下人民公社槐树下大队升桥铺生产队。
这一时期,乡亲们仍时时目睹到女娲祭祀风俗:天干了,一个姓邓的年轻人便背驮女娲娘娘雕像,任人们朝拜求雨,祈求五谷丰登;发生瘟疫了,这个年轻人又背起女娲娘娘雕像,沿着田间仟陌小径敲锣打鼓催收瘟疫……
然而,到了公元1966年,随着十年动乱的到来,这隅居古道人家的女娲祠注定在劫难逃了。就在这一年盛夏,女娲祠似乎一夜之间消失了,远道而来的信众一路风尘寻到升桥铺,却寻不到女娲祠了。只有村里的人才晓得,那庙门上方的“女娲祠”三个斗大的题刻已抹上了一层泥土,那庙内的大小雕像已藏匿到了寻常人家……
   (五)随着人世间的轮回,公元2014年到来了。又似乎是在一夜之间,古老的郴县女娲祠又“重见天日”了。这一年,女娲祠已消失了整整四十八年。
    只是当她重现之时,昔日的女娲祠仍模样依旧,可她的四周已堆积起了高高的渣土垃圾,一座大市场正在崛起。
古老的郴县女娲祠正在最后的危急中!,
    其实,郴县女娲祠的重现,实乃表示了一种民众的意愿:这女娲祠,这女娲与伏羲,乃至其所代表的伏羲文化作证,郴县女娲祠出现在湘南山区,堪称传统文化载体的地理座标。而与她息息相依了千百年的骡马古道,亦因来自国家力量与社会力量的相融合,那一个个古道旁的古街、古村、古客栈、古井……纷纷得以重修缮饰,从而成为市级、省级乃至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    有鉴于此,人们惟愿,最后的郴县女娲祠,那重新崛起的祈愿不是梦……

    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郴州市伏羲女娲文化研究会
      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5年12月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Copyright © 2001-2012 | 三易文化网  版权所有 ( 湘ICP备19025882号 ) | GMT+8, 2021-11-29 10:57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