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272|回复: 0

北湖区伏羲庙女娲祠说起 ——郴州伏羲女娲文化漫议

[复制链接]

6

主题

6

帖子

9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4
发表于 2019-12-10 10:48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从北湖区伏羲庙女娲祠说起
——郴州伏羲女娲文化漫议
张式成
2014年夏天,郴州电视台拍摄湘粤古道纪录片,市文史研究会、市政协学习文史委组织专家学者,考察调研传统村落、古民居,在北湖区、湘粤古道旁的槐树下村,发现 “伏羲庙”。《郴州日报》、郴州电视台、市文史研究会会刊《人文湘南》报道后,吸引了外界极大关注,现在对与其相关的事物,又有新的发现。从盘古开天地到女娲补天。中华人文初祖传说光阴悠远,南岭郴州各县都流传“南蛮”特有的盘古开天地神话,存在盘古仙山岭名称。还流传摆脱结绳记事、创制八卦术数的伏羲,和造人、补天的女娲的传说。
《山海经》叙人类繁衍后:火神祝融(衡山主峰“祝融”)和水神共工(郴州莽山主峰“猛崆”)争斗。祝融胜,共工怒撞不周山,山崩天柱折,地陷东南天倾西北,漏出大窟窿,洪水泛滥,黎民遭殃。女娲着急,造人竟造出人祸了!她寻找到南岭扶苍山(桂阳县西北,海拔1300米),见此山接天、花岗岩坚硬美观,便就地炼五彩石,垒石修补苍天塌漏处、扶正苍穹。之后,剩余的4石相叠的石柱,刀砍斧削般的巨型石鼓石锤,几层楼高的团团坛石,就留在山顶了,山遂得名“扶苍”。各地带“苍”字的山有“括苍山”,“点苍山”等。浙江括苍山,史书载登之见苍海,以其色苍然接海故名“括苍”。 云南大理点苍山,因其山色苍翠、山顶点白,得名“点苍”。唯有郴州桂阳的扶苍山,因女娲补天扶正苍穹,获名“扶苍”。于是这个原本上古先民的祭天行为,在南岭转化为民间传说。

唐高祖诏书牵涉坛山传说
扶苍山顶巨石成团形如大酒坛,故人称团石或坛石;桂阳古方言中“团”与“坛”谐音。八百年前,南宋理学大儒朱熹的表侄、迪功郎祝穆“酷好编辑郡志”,行走于南方闽浙、江淮、湖广各地,“所至辄借图经”,访求州县风土,搜阅稗官野史、金石碑刻等,撰成综合性地理巨著《方舆胜览》,记述各地历史文化、政经交通、风土民情、名胜古迹,采用了不少前代文献史料。其中《桂阳军·形胜》,透露一条重要信息“坛山,在平阳(桂阳军治),唐高祖诏‘南方有山巍险,中有圣人足迹。’”即“女娲补天”传说之一:女娲走遍南岭,登坛山,但此山(海拔742米)够不着天,于是向北而上找到扶苍山,这里高(1300米)而石多。女娲补好天后,回头经坛山而下。后来舜帝追踪女娲足迹,到此设九鼎祭奠娲皇,山又名九鼎山。由于女娲、舜帝留下“圣人足迹”,隋唐之际这传说传至长安,记于唐代开国皇帝李渊的诏书中。其子孙也诏令在此山设坛祭祀娲皇、舜帝,故此山名为“坛山”。山下有“坛市”,今名塘市。湖湘地域最古老的人类遗迹、上龙泉洞旧石器晚期遗址就在山下樟木乡,出土了万年以前旧石器时代的刻纹骨椎;桂阳坛子做得好、爱酿坛子肉,与此不无关系;扶苍山下泗洲乡还有商代古村遗址,为扶苍山寺作记的陈士杰即泗州寨人;这些均可为佐证。唐代韩愈诗已现端倪,唐贞元21年文豪韩愈寓居郴州,代刺史李伯康祈雨,撰《郴州祈雨》诗“乞雨女郎魂,炰羞洁且繁。庙开鼯鼠叫,神降越巫言。旱气期销荡,阴官想骏奔。行看五马入,萧飒已随轩。”诗中“女郎魂”即道教信众供奉的女娲娘娘,庙名“女娲娘娘庙”,在郴江边河街。因女娲补漏天,故在大旱时也祈求女娲娘娘赐雨。但韩愈是反对佛老学说的,无论道教神仙还是佛教菩萨都不信,所以其诗题不写“娘娘庙”而写“女郎庙”,还说郴州人信“越巫言”。唐末五代有郴州桂阳郡名诗人刘昭禹,他是平阳县(今桂阳县)人,做过湘楚国天策府学士、南岭道岩州刺史,《全唐诗》存《刘昭禹集》一卷14首,其中为家乡专撰五绝《扶苍山》一首。

宋代诗人作品再添佐证
北宋进士、苏轼的好友张舜民,贬谪郴州监酒税,听到了女娲补漏天传说之后,专撰五言诗一首“缭绕隈残腊,滂沱至漏天。及郊初莞尔,问俗久茫然。”叙述在郴州城郊听到女娲补天传说,刚开始觉得好笑,但亲眼看到城郊槐树下一带百姓虔诚的祭祀行为,问到这种习俗的来由后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南方雨多,南岭尤盛,故有“漏天”传说,加上想要劳动力,自然就兴建崇祀庙祠,把香火延续下去。
无独有偶,朝散大夫阮阅来郴州担任知州,也听闻了这传说,撰下《漏天》一诗“从古常闻有漏天,此言恐是里人传。山深自合常多雨,不是娲皇补未全。”这首七绝很有意思,阮阅到郴后听闻:天倾漏后,女娲在郴州桂阳监扶苍山,及“宜章县西一百二十里与桂阳接境万山环合、多雨少晴”的“漏天”处补天,刚补住不漏雨,就离开了。但这样未完全堵死漏孔,女娲走后,天上的水日积月蓄、一满就又漏,故南岭一带经常大雨连绵暴雨倾盆。阮阅于是说,“漏天”和女娲补天之说,恐怕是郴桂乡间传出的神话;南岭山深林密多雨,下雨就像天漏一般,属于自然契合之事,哪里是女娲没有补好呢?

地理总志记伏羲庙在郴县
南宋另一位稍晚于祝穆的地理学名家、进士王象之,中年辞官“收拾天下郡县山川之精华”,编纂成地理总志《舆地纪胜》,卷57郴州“古迹”中记“伏羲庙,在郴县。”虽只区区六字,却一字千金,字字精华,牵连着伏羲女娲大文化。
在古史、传说中,女娲与伏羲不可分,伏羲庙也就是女娲祠;闻名于世的长沙马王堆西汉墓出土的帛画,伏羲、女娲下半身呈蛇形交缠,揭示人类的繁衍。市伏羲文化研究会再次考察槐树下时,发现伏羲庙门额上的“伏羲庙”三字底下,似乎还有一层字,轻轻一揭,结果竟显出“女娲祠”3个大字,证实此庙即《舆地纪胜》所记载的“伏羲庙”,又名“女娲祠”。因为是南宋地理学家所说的“古迹”,那此伏羲庙就有可能在北宋之前已建,存世悠悠千载。
中华伏羲研究会淮阳研究中心会长杨复竣等专家,知道这个信息后,赶到郴州北湖区市郊乡进行田野考察,并予以高度评价。

娲皇节与伏羲女娲信俗
郴州的伏羲女娲信俗,肯定在全国发生较早,因为南方雨水多于北方,“女娲补天传说” 自然原生于兹。唐宋已有文学作品,南宋名著、地理总志均有专记。苏仙区河街女娲娘娘庙,除供奉人文初祖,祈求子女生育,也祈雨祈风调雨顺。北湖区槐树下村伏羲庙女娲祠,功能相同,现发现庙后堆积数层古瓦,大门、庙内尚存清乾隆、道光年两块重修碑刻,说明庙宇不止一间,并多次修葺。  
乾隆四十五年重修庙碑碑文记“本境原有庙宇一间,内供女娲、伏羲圣像,然代远年湮,俱已倒覆数年。······故四十五年因议,首士九人,合聚乐捐。仍依原地尽系新造······”。由于此庙系城南九姓百姓自发捐款重修,它相当于郴州信众公祠,又一再重修,故目前面貌为清末民居式。
唐宋以降,郴州数县建“女娲娘娘庙”,郴县、桂阳民间将三月十八作为女娲诞辰,称“娲皇节”即“女娲娘娘节”。郴州瑶族也与伏羲女娲文化相关联,资兴瑶族举行盘王节“还盘王愿”大典,师公吟唱的“盘王大歌”,开篇即颂赞“盘古开天地”和“伏羲女娲”的功德。宜章莽山瑶族自认是人首蛇身的女娲后裔,故以莽山烙铁头蛇——小青龙为图腾。

据伏羲庙女娲祠住户邓代迁老人(去年已故)讲,他儿时曾听长辈说:晚清兵部尚书、湘军主帅之一的彭玉麟,去广州走湘粤古道,过郴州途经槐树下时,立刻下马,进香伏羲庙祈子,结果夫人真的就孕生贵子。槐树下一带还流传“女娲赐梦驱瘟”的传说,郴县百姓历来也有到伏羲庙祈求风调雨顺、到女娲祠祈求娘娘赐子的风俗。

女娲蛇形拳属郴独有
乾隆45年即1780年,距今235年。前次,郴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换届会议间隙,问该会新当选副主席周楚翔从事民间武术哪路拳?回答说“女娲蛇形拳”,令人吃惊,郴州竟有这拳种?周楚翔先生披露:苏仙区良田镇、白露塘镇、裕后街至北湖区市郊乡一带,清代至今独遗“女娲蛇形拳”,他师傅姓谢,良田人,属第5代,传给他第6代,现传至第7代。按30岁一代,7代210年刚好接近乾隆45年。他的师伯则将这种拳,叫做“犼拳”。周楚翔说:“刚开始学这种拳术,听师傅说是女娲蛇形拳的时候,还以为是女人的花拳绣腿,还有点不好意思学。”现在其蛇掌迅疾,龙臂生风。

扶苍山女娲神像
桂阳县扶苍山寺,系花岗岩石构建,又名“石舍”,据传初造于唐代初期。由于山高风劲,致使此寺数次倒塌;明嘉靖、万历、崇祯年,清顺治、康熙年多次重修,遗有《重塑金身碑》等碑刻。清乾隆年,一老尼携徒在此筑茅庵,因无法挡风护庵,打坐冥思。传说她梦中,一神女点化云:女娲补天,踏遍南岭诸山,见此山花岗石最坚硬美观,便在此采石料熔炼五彩石,补住苍天塌漏处。那些没用完的石料如今可用来建寺,能保稳固。老尼梦醒,叩谢苍天,带徒儿八方化缘,募资建石寺,嘉庆二年(1791)竣工。其时,倾塌寺庙已不见女娲神像,残碑中的《女娲神像碑》,字迹可辨“……诸圣之位既设,而女娲之像未列,未免歉然……”,于是延请工匠“塑女娲并金童玉女其神三尊在座”。  
清末桂阳人,浙江、山东巡抚陈士杰募金重修,并撰《重修扶苍山寺记》。山下光明乡80岁老人回忆,山下原有女娲娘娘庙,庙与女娲塑像毁于“文革”。发掘、梳理、保护伏羲女娲文化资源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》指出“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,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、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、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。”
本文经过发掘梳理,认为北湖区“伏羲庙女娲祠”和桂阳县扶苍山寺,系人文初祖文化在我国南方的唯一文物遗迹,它和典籍、祭祀行为、民间传说、地名、求子祈雨信俗、诗歌、塑像、拳种、美食等非物质文化遗产揭示:南岭郴州早已存在丰富的伏羲女娲文化,它打破了北方某些专家断定伏羲文化只产生于黄河流域的惯性思维,足以证实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发祥呈多元化、多样式生态。

目前市九三学社、农工民主党、桂阳县、市文体广新局,以及市文史研究会、市伏羲文化研究会、市民间文艺家协会、北湖区文史研究会等相关部门,十分重视这份珍贵的文化资源。今年3月市文体广新局、市伏羲文化研究会和桂阳县,共同研讨、策划,在市九三学社、文体广新局、社科联、道教协会等支持下,市伏羲文化研究会与桂阳县民间文艺家协会、桂阳县非物质文化保护传承中心于4月21日,在扶苍山联合举办了“女娲伏羲祭祀大典”, 中华伏羲研究会淮阳研究中心会长、湖南省伏羲文化研究会秘书长与会,市文史研究会会长雷纯勇宣读祭文。
(注:此文提供给《文史北湖》)

000724nj66eq0sb06bkr9o.jpg

图片6.png
附图:宋代《舆地纪胜》所记“郴州  古迹······伏羲庙,在郴县”,即湘粤古道旁、今北湖区市郊乡槐树下村的“女娲祠”,“女娲祠”名原覆盖“伏羲庙”名。

图片1.png
附图:北湖区槐树下女娲祠门墙上的《重修女娲伏羲祠碑》(郴州伏羲文化研究会张洪摄)

图片2.png
附图:市文史研究会会长雷纯勇在桂阳县扶苍山上宣读祭祀伏羲女娲祭文(张洪摄)。

图片3.png
附图:扶苍山顶数层楼高的“团”石极像大酒坛,因此又叫“坛”石。

图片4.png
附图:传说女娲补天留下的巨型石鼓,足有3层楼高大。

注:本文作者、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、郴州市政协聘文史研究员、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办专家召集人、市人大立法专家库成员、北湖区文史研究会特约研究员张式成,为2015年“女娲伏羲祭祀大典”特邀文化顾问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Copyright © 2001-2012 | 三易文化网  版权所有 ( 湘ICP备19025882号 ) | GMT+8, 2020-7-10 20:55

返回顶部